经典一尾中特|全年固定一尾中特
殲轟7戰斗機

武器
介紹

專家點評

綜合評分:
(1.0分)

武器優點

殲轟-7采用中等展弦比后掠式上單翼,外翼帶氣動扭轉,翼根帶填角。斜定軸全動中下平尾,大后掠單垂尾,單腹鰭。兩側進氣,蜂腰形機身,三點式機身起落架,前起落架為后撐桿形式,主起落架為小輪距“外八字”臂式。-

研制歷程

1974年初,中國海軍在西沙對越自衛反擊戰中取得了擊沉擊傷敵四艘巡邏艇的戰績,但也暴露出缺乏海軍航空兵空中支援的問題。這主要是因為當時海航裝備的殲擊機基本沒有對海攻擊能力,轟-5航程較近,又過于老舊不堪重任,因此適合海航使用的新型攻擊機成為迫切急需的機型。

 
在1975年的軍備發展會議上,軍方強烈要求三機部,現航空工業總公司,研制一種中程轟炸機以滿足未來的作戰需求。同時空軍的轟-5、轟-6速度太慢,無法適應現代高強度作戰的要求,而超音速的強-5航程又太短(1500千米),且載彈量僅有2000千克,因此空軍也迫切希望擁有兼有戰斗機和轟炸機性能的新型飛機。國防科工委根據海空軍的要求,確定關于新殲擊轟炸機的戰術技術要求,隨即據此要求三機部用一個機型,裝備同種類武器和機載設備,分別滿足海空軍的需求。在計劃中,海空軍的新殲轟除了作戰使用的武器和配備不同外,技術性能基本一致。
1976年6月,三機部下屬各單位的設計精英云集北京,被要求在最短的時間內提出各自設計方案。沈陽飛機制造廠和南昌飛機制造廠率先提出了自己的方案。起先三機部傾向沈陽殲轟-8方案,該方案計劃在殲-8的基礎上發展一種強調對地攻擊能力的輕型殲擊轟炸機。沈飛以米格-23MC為基礎,改殲-8機頭進氣為兩側進氣配置,采用新型大推力發動機,在犧牲升限和速度的前提下(由20000米、M2.0下降到15000米和M1.75),增大載彈量(由2200千克到4500千克),同時飛機的航程也提升至3000千米以上。南昌廠的強-6型強擊機的設計思想則更加超前。
 
從60年代到70年代這段時間,世界航空界非常流行可變翼技術的應用開發,這股潮流對中國航空業也產生了相當程度的影響。在強-6的研發初期,部份科研人員建議在吸取米格-27,以及從越南戰爭獲得的F-111的精華,發展中國的下一代殲轟機。其實從60年代末開始,中國唯一具有攻擊機制造經驗的南昌飛機制造廠,在總設計師陸孝彭堅持下,吸收部份米格-23的設計經驗,已經開始設計單發雙座超音速強擊機,作為強-5和殲-6的共同后續機。南昌廠確定的強-6方案,采用懸臂式變后掠翼設計,機腹進氣,裝一具最大后推力為12200千克的渦扇-6渦扇發動機。從外形來看,強-6就像是F-16和米格-23的混合體。但計劃采用的渦扇-6發動機出現了嚴重的技術瓶頸,同時更為重要的是,由于底子薄弱、技術力量不足,變后掠翼設計所帶來的焦點移動與飛機控制矛盾等各種問題無法解決。最終強-6項目中途夭折。
 
這時,蘇聯已在我邊境附近部署了重兵,高密度大縱深的防空火力網已經建成,進攻威脅咄咄逼人。在這一嚴峻形勢下,終于在1977年11月,西安603所在統一內部爭議后,發表了第三個方案的初步設計:一種具有前線超音速低空突防能力的殲擊轟炸機。603所確定了傳統設計和線傳飛行控制技術相結合的路子,力圖使該設計達到更先進的水平。新殲轟的競爭進入了三足鼎立的局面,之后殲轟-7最終確認由西安的603所負責研制。
據稱當時賦予該項目“70工程”代號。之后,海空軍因為各自作戰對象不同及使用兵器不同,而對飛機座艙布局產生了爭論。海軍作戰目標為各種水面艦艇,飛行員根據機載電子設備操縱空艦導彈進行攻擊,希望采用類似美國剛服役不久的F-14的縱列雙座。而空軍因其主要面對是蘇聯地面部隊,希望搞便于兩名飛行員協同的并列雙座布局。而當時的航空工業不足以搞兩種座艙布局,雙方進行了曠日持久的爭論,這一爭論一下子占用了三年的寶貴時間。進入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百業待興。軍隊建設也不得不為經濟建設讓路。多項新裝備研發計劃被迫終止,包括殲-13,強-6等最重要的裝備發展項目下馬。
 
同期的殲轟-7也落得個經費削減,進度放緩的地步。1982年英阿馬島一戰,阿根廷超軍旗攻擊機發射AM39“飛魚”導彈擊毀英國皇家海軍“謝菲爾德”號驅逐艦,這給中國軍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馬島戰爭后,中國海軍開始探討轟炸機、水面艦只、潛艇三位一體的聯合作戰模式。于是到了1982年11月,殲轟-7、殲-8全天候型計劃再次全面啟動。到1983年初,603所先后完成了殲轟-7結構,強度和系統原理性實驗,同時轉入全面詳細設計階段。同時與殲轟-7相配套的新一代“鷹擊-8”(YJ8)空艦導彈的預研工作也正式開始。
 
同年5月,國家撥專款更新603所的生產制造設備,以確保飛機的正常生產研制進度。603所在沒有原準機可供參照的情況下,提出了標準設計“20年不落后”的口號,主要負責人為陳一堅。在此后10年“飛豹”的研制過程中,仍經受了“三起三落”的嚴峻考驗。當時,“飛豹”的研制經費只有一億美元,遠低于其他國家同等水平。最初限于條件,許多試驗都是在露天完成,使用手搖計算機和計算尺處理大量數據,繪圖過程完全依賴手工。最終確定的“飛豹”氣動外形如下:正常式串列雙座布局,常規半硬殼式蜂腰形機身,帶腹鰭。中等展弦比后掠式上單翼有前緣鋸齒,帶下反角,氣動扭轉外翼,翼根有填角。斜定軸全動式中下平尾,大后掠單垂尾。兩臺渦輪風扇發動機并列裝在后機身內,進氣道位于機身兩側翼根處。由于目前還不詳的原因,殲轟-7非常早的公開曝光,這與中國保密體制似乎不符。
在88年的北京國際防衛展上,曾展示殲轟-7的模型。同時在香港《現代軍事》雜志上,603所長期刊登了“殲轟-7”廣告,相信資歷老點的愛好者都會記得。現在裝備部隊的殲轟-7,與88年的模型和廣告畫相比有許多不同之處。首先后座艙上設有一具超高頻通訊天線,垂直尾翼前緣也增加了長方形的電子戰天線,垂直尾翼的布局構型類似米格-23,木制垂尾頂端的水平擾流穩定片已不復見。實物與模型的最明顯差別在于進氣道外形,原形機進氣道呈矩形,其后方有兩個類似米格的方形輔助進氣口,而模型進氣道略呈圓形,與AMX攻擊機或轟-6相近,并且沒有原形機上的輔助進氣口。不論實物或模型,都在主翼的襟翼外側帶有前緣鋸齒狀結構(DogTeeth)和翼刀,可增強低速大攻角飛行時的操縱性和穩定性,阻延主翼失速發生。
這種鋸齒狀設計多見于1960年和1970年代的戰斗機,例如幻影F-1和“幼獅”,符合發展時代背景,但在線傳操縱系統(FBW)問世已顯落后。而且翼刀和鋸齒都會極大增大雷達反射面積。現役的第三代戰斗機中只有JAS-39仍保留鋸齒結構。殲轟-7和殲-8II都隱約能看到米格系列的影子,體現了中國在蘇聯突然撤出后長時間都不能擺脫蘇式設計的慣性。最為遺憾的是,“飛豹”的翼刀是在當時無法確認新的氣動布局和控制手段是否還需要翼刀輔助的情況下,為穩妥起見而加裝的。研制成功后,經過多年研究,確認該翼刀毫無用處,于是在后來的改進型中翼刀被取消。

性能參數

常規數據

技術參數

相關推薦

Ctrl+D 將本頁面保存為書簽,全面了解最新資訊,方便快捷。
经典一尾中特 足彩赔钱 pt电子哪个容易爆分 ag捕鱼官网 九号彩票平台登录 三星组六什么意思 mlb棒球直播平台 21号双色球开奖直播视频 四川欢乐12开奖直播 七肖复式5肖有多少组 9900打鱼棋牌游戏平台 梦幻160打造号赚钱吗 欢乐生肖彩票 如意彩票计划软件 最新电子竞技游戏 进球彩合买 湖北快三下载手机版下载